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画室新闻 > 娱乐八卦
星座创业商战下半场:融资喝到尿血的CEO和月入4万的员工
时间:2017-12-10 19:42 来源:未知 作者:-1 点击:

  ·幸运飞艇大小:快测测!这辈子你注定要经受哪种,在筛选了市场上的一众星座APP后,偏重社区和情感的测测星座,无疑与百合网的需求最为契合。百合网打算新开一个入口,接入测测的星座服务,两个APP之间的用户增强互动,也增加了用户的粘性。

  发现问题后,王宏一转换了策略。从今年8月份开始,星座不求人的IP授权重心从2C端转向2B端,“整个豁然开朗,那是完全不同的,比如一个2B的商场授权展或是跟银行、快消品的IP授权合作,市场的想象空间很大。”

  测测目前的注册用户达到了200多万,这个数字和其他星座的粉丝比或许不算惊艳,但在星座加情感领域的产品里,测测则拥有最多数量的付费用户。

  左驭希望借由星座文化在民宿、演艺、主题咖啡馆等项目上有效衍生,打开一个新的思路。再加上莫小奇本身的明星效应带来的自有流量和粉丝效应,以及在星座类网综、网剧的植入引流,未来可变现的渠道和衍生场景还是极具空间。

  测测星座的创始人任永亮把测测的社交和付费咨询的商业模式比喻为星座情感领域的“陌陌”+“滴滴”:星座话题聚集一批泛用户,有情感服务需求的深度用户则可以选择付费咨询的方式,在测测上咨询情感相关的问题。

  同样的逻辑,专注于文旅体娱大消费投资的北京左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选择投资星座女神便不难理解了。

  如何让自己的品牌调性年轻化?百合网瞄准了星座这个切入点口。星座和婚恋天生就有很高的契合度,在交友、相亲、恋爱、结婚的场景里,男女双方都避免不了问上一句,你是什么星座?

  在商业模式上,王宏一的策略与章晋源有着高度相似, “营收占比永远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授权营收会逐渐占到80%,接下来如果把我们娃娃机的业务也算在授权上,那授权占比会更高。”

  星座市场之大,大到王宏一用“我们只咬掉了其中一口而已”来形容。如今,他正忙着打造动漫IP蛋壳DanKe Family全国巡展。

  自此之后,投资方对极具潜力、星座细分领域的内容创业公司的关注度骤升。不少星座内容创业者受到资本的青睐。比如,靠动画短视频切入的星座不求人、女明星莫小奇的星座女神分别在去年和今年获得千万级的投资。而就在上个月,定位于情感消费社区共享平台的测测星座,获得百合网1920万的资本注入。

  章晋源在接手同道之前就在美盛负责IP内容投资。从投资人变成了投资项目的CEO,他也在适应着角色转换带来的焦虑。采访的一个小时里,他从万宝路的爆珠薄荷烟盒里前后取出了五支烟,抽烟这个动作,他现在几乎每天要重复40次而过去作为投资人,他每天不会抽烟超过半包,而且大多都是避不开的“社交烟”。每天凌晨四、五点睡觉则变成了生活的常态,章晋源的白发也比以往更明显。他开着玩笑自嘲,“以前顶多也就是斑白,现在去理发,人家都会问我是不是染的。”

  “星座女神的IP生命周期才刚开始,现在还是一个初生婴儿的状态,找到一个符合自身状态的良序循环才能持续得长久。”余中鼎说。

  这也是测测星座投资人王纪章最为看重的。测测星座具备细分领域社交平台属性和更为成熟的商业变现模式,而不是一味的烧钱攒用户再单纯的通过广告来变现。

  星座创业者解决了早期的生存问题,在都是不差钱的中场汇合后,下半场便开始探索自身的边界在何处?接下来的战事要怎样突围?

  至今,章晋源和同道在公司内部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公司要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对粉丝负责的态度,不能过分地去迎合市场。

  对于这样的声音,余中鼎感到可笑。他说与莫小奇all in到星座女神,是瞄准了未来更长远的事业。在融资过程中,他对资方也有自己的要求,钱不是最看重的,而是资本背后的资源整合,并且双方在思想理念上要一致。

  在星座内容赛道上颇具江湖地位的同道文化,历经并购后的管理层更迭、团队认同建立以及业务营收模式的转型探索后,截至目前的业绩也极为亮眼,对比去年的全部业务总营收,今年的数字翻了一倍。

  星座创业已告别缺钱的时代,精明的投资人也并非星座文化的忠实拥趸,红火的内容与冷静的资本相逢,实现各取所需的资源盘整。双方的共同出口,都是对星座下半场战事突围的期待。

  本来FA(财务顾问)告知他和莫小奇,第二天早上九点准时去和投资机构签协议,但头一天晚上却被投资人约出去灌酒。那是余中鼎做完肾结石手术的第六天,他陪投资人喝酒喝到尿血,但最后那笔投资却无疾而终。

  这场去年受到超高关注的并购案,被外界视为“内容创业者继流量红利后的第二春”信号,也悄然改变着星座内容这个垂直赛道上的行业格局。

  但资本市场对星座内容产业短板也很敏感,CP(内容提供商)的变现能力、变现效率、爆款持久性和同质化都是无法回避的隐忧。“如今在市场上还看不到,单一CP具备成为上市公司体量的价值。”王晟认为,单一CP的体量天花板不仅是星座领域,更是所有内容产业的痛点。

  回忆起当时和王晟见面的场景,王宏一依旧印象深刻。在投资圈,王晟的确很有特点,他组建了一个“老帮菜”乐队搞摇滚,是个不枯燥、热情的投资人,多年来一直在投资布局文娱产业,专业性在圈内有口皆碑,然而最打动王宏一的,是王晟对于创投双方关系的理解和亲和态度。

  章晋源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与金融专业,与前任同为校友。这位接盘的新CEO似乎并没有受到学长离场影响,如今的意气风发也颇有底气。

  星座细分之下领域更窄,而占山为王几分天下的趋势也日趋明显,但对于“星座潜在用户”这个无法用具体数值去囊括的庞大消费市场,无论是资方还是内容创业者,都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因此,在朋友圈里看到“星座不求人”的星座歌系列时,它的趣味性、高点击量下的项目潜力被王晟敏锐捕捉到。彼时,他还在台湾,便让投资总监Emma主动去找王宏一聊。第一次见面后并不算顺利,王宏一的“星座不求人”项目正处于持续盈利、资金需求不算太强的阶段,且手握多个offer,可选择的投资机构很多。

  和测测星座初期缺钱的窘境不同,让莫小奇和余中鼎感到最累心的是早期创业时周遭对“女明星创业玩票”的质疑。

  接下来,任永亮想要将AI融入测测,以人工智能检测语音等方式去完善产品细节。测测对于IP构想,则对标于龙泉寺的网红机器僧“贤二”,打造人格化的IP出来。

  虽然同道大叔和星座不求人在业务上有相似的部分,“就像快餐界的肯德基、麦当劳或者共享单车里的摩拜与ofo。”王宏一说。

  测测星座就是其中之一。“测测星座”以APP的形式于2013年12月上线,上月的A轮融资获得了百合网1920万元的资金注入,这距离上一次拿到远瞻资本的天使轮投资,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

  据测测提供的数据,平台上每个月有2000多名活跃的占星咨询师提供咨询服务,从而获得不低的咨询费收入,甚至有人专门辞职来测测当咨询师。任永亮说,上个月的营收分了100万元给所有的咨询师,最优秀的咨询师可以拿到税后4万左右的月收入。

  像其他内容创业一样,星座领域也历经大浪淘沙,如今这几个星座大IP,也大多以轻松玩笑讲述曾经“打碎牙齿和血吞”的艰难时刻。毕竟能够活下来走到今天,已属不易。

  而针对2C端的短板,“星座不求人”切入线上娃娃机这个正当红的风口去弥补,从硬件主板的开发到上游的娃娃机工厂以及娃娃本身的正版供应链生产都全程参与,会促使2C端有更多娃娃的线上销售。

  “我可以很明确地讲,不说冬天吧,自媒体的秋天快到了。”章晋源说的“秋天”有两个含义,“广告市场趋冷,比我们想象来得更快,另一层意思,真正的好公司会结果,凑热闹的繁花可能就要凋谢了。”

  其实投资星座不求人,并不是王晟第一次接触星座项目。王的身份是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在与星座不求人创始人王宏一结识之前,王晟与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就早已相识,但略微遗憾的是,对于同道这个项目,王晟入场晚了一步,与之擦肩而过。

  定位于泛星座用户里有情感需求的人群,从星座占卜切入情感的陪护,测测星座的商业模式与同道大叔和星座不求人完全不同。

  在2017年年初,“星座女神”就获得包括北京左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小米、水木资本在内的多家资方在A轮共计3000万人民币的联合投资。

  如果说2016年之前,星座赛道上的玩家们都还在寻求安身立命的早期阶段蒙眼狂奔,自同道被收购后诸多资方的陆续进场,2017年的行业的格局逐渐明晰起来。

  到2015年底,挺过来的任永亮在知乎上回答“创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时,敲出了如下的关键词:忘我、彻底、没有退路,消耗了大量的荷尔蒙最终却很可能一无所有,对个人来说是一场修行。

  “同道也有迷茫,但这是整个行业的迷茫。”这位星座行业最年轻的公司掌门人仍旧对未来忐忑不安。“同道走在最前面,所以我们也只能破着头皮去试。”这位白羊座CEO说。

  创业者们带着与星座各自不同的故事而来,但资本却是理智的,如果说A轮之前投资人或许还会为了一个可能性买单,那越往后走,即使暂时还不考虑利润,更明晰的商业模式和营收增长的可能性才是抓住资本的法宝。

  而对同样作为投资方的百合网来说,用户以相亲为目的,但随着婚恋群体的年龄迭代,越来越多的90后人群也开始进入百合网的目标用户中。

  章晋源的改变很快有了效果:总营收翻番的同时,广告营收占比从80%降到40%,而授权业务的营收则翻了6倍还多,电商业务的营收也突破了一个让他感到满意的数值。

  在与不同的投资人交流星座行业的现状和前景时,很多共通之处得到印证:无论星座内容搭载的是其他的落地形式,资方对于星座的用户基础以及未来变现的衍生可行性是认可的,在投资人眼里,这波红利还处于爆发期的前夜。

  在北京的一家酒吧,这位26岁的“同道大叔”CEO给不到40人的北京团队现场发放了超过六位数的红包。“还喝了几十万的酒。”章晋源,星座类知名IP同道大叔的新任CEO。他的前任、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在一年之前套现1.78亿,已成为星座行业的标杆式人物。

  莫小奇和圈内好友余中鼎在2014年创办“星座女神”,以多年在娱乐圈积攒的资源,致力于“星座+网综网剧+直播”的模式,明星效应有着自有流量的优势,而资方对其未来变现潜力也很看好。

  就目前来看,仅在双微平台粉丝就已超2000万的“同道大叔”,以先发优势完成了早期粉丝积累后,又得到美盛文化并购后在制造业全链条的加持,从最初的星座吐槽自媒体大号向布局泛娱乐化产业的商业品牌转化,统治级地位明显。

  百合网投资管理部总经理王纪章说,其实投资过程中,也不止百合网一家在跟测测洽谈,大家在资金上开出的条件都差不多,但未来百合网和测测星座的用户未来更大价值的交互性、以及在婚恋产业的资源,才是测测星座最终选择百合网的原因。

  相较其他几家星座创业公司而言,仅从业务的发展上来看,出发最早的同道文化应该是焦虑感最低的毕竟鲜活的先例还摆着,和同道文化都在望京SOHO办公的小蓝单车,就在上个月死在了对手“唯快不破”的预言下。

  而对于英诺来讲,“星座不求人”是他们在自媒体中投的第一个项目,但并不是站在星座的角度去投,而是以文娱泛娱乐的角度作为考量。

  投身星座生意的投资人们,也绝没有想象中对风口概念追逐的盲目,清楚明晰的投资逻辑下是他们达成一致的共识星座行业里要单独成长出一家独角兽公司的可能性很低,但跳出星座本身去布局产业、打通渠道和盘活资源,却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

  在内容产业上,一般来说广告都是占营收大盘比重最高的那部分。在今年6月,章晋源看到财报时,真正感受到星座行业走入后半场广告的营收数值虽然在增加,但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幅明显放缓。

  除了这份焦虑,章晋源更多的第一感觉是庆幸,为这一刻,他已经提前几个月做了准备工作,从今年3月便开始组建同道的品牌授权团队他在奋力尝试扭转一个局面,将他眼里“过于原始、不够性感和精致”靠广告占主导的营收模式转向更健康的电商、授权、广告三足鼎立的方向。

  巡展,便是他在IP商业化之路上探索出的一条新思路。就星座的IP授权业务来看,王宏一也曾走入迷茫,“2C端授权是一个比较慢但盈利性又不是特别好的事情。”

  冷静下来,他更清楚地梳理了星座女神在未来的打法目前继续把焦点放在内容IP符号的打造上,不急于快速做“小变现”,他想要的是类似星座能量香氛、彩宝、线下体验咖啡厅、精品艺术酒店这类更符合星座女神调性的商业变现模式。

  他举了一个例子,在2C端去授权做杯子,假设一个杯子买20元,授权费按八个点算,一个杯子的授权也就1.6元。但为了这个合作,生产供应链可能需要三个月,销售可能要花掉半年,9个月下来就算卖出5000只杯子,其实授权费也就8000块钱。

  要找到各方面匹配的资方并不容易,前几年一次寻求融资过程中,余中鼎就遭遇过濒临崩溃的时刻。

  “星座只是承载内容的一个方向,星座不求人的受众面比较广、衍生性比较强,有形象、漫画、精神内核、动画和音乐的支撑,比较容易做IP价值的变现和衍生,是英诺去理解这个领域和行业很重要的第一步”王晟告诉AI财经社, “对英诺来说其实更像一个探索。”

  面对行业的变化,余中鼎曾对星座女神的商业模式闪过一丝存疑,“是不是我们绕远了,当初就应该做离钱很近的事情?”

  作为行业内第一家将星座往IP品牌方向打造的公司,同道在收获了粉丝和利润的同时,也拥有早于他人的嗅觉,在风吹草动前最先感知到变化。

  创始人任永亮还记得要断炊的艰难时刻。那时,诞生才一年多的测测星座用户数据虽然在持续增长中,但资金紧张却成为阻碍公司发展的最大难题。最困难时,公司里只剩下任永亮在内的三个人,这位具有医疗和技术双背景的前IBM工程师,在星座创业面前,也只能眼看着5万额度的信用卡一点点被刷至透支。

  星座这个公共话题,是几乎所有社交场景里都可以用于破冰的入口,且星座的排他性很小,与动漫、情感、漫画、短视频、社交、综艺等形式都可以进行糅合、加工和再次贩售。

  “2014年最多这个声音,说我俩是不是想玩票捞一笔?”余中鼎对AI财经社说。他的环形耳造型感十足,黑色毛领外套里是范思哲的白色毛衣,墨镜进办公室采摘下,这些细节透出他的“圈内人”属性。幸运飞艇计划网页版

  在变现的同时,章晋源也思考着星座的下半场边界在哪里。“有边界,但没有尽头。”在他看来,在一些颇具争议的领域,即使会得到很大的商业利益,也会放弃此类授权的合作,“比如P2P这种形式。”

  没有深夜里痛哭的剧情,现实的困境已让他欲哭无泪。每天跟不同的投资人见面成为任永亮要为测测输血的头号大事,同时还要面对团队里大家因情绪低落所带来的激烈争论。所幸5个月之后,他融来了一笔来自远瞻资本的数百万元投资。

  ▲2017年10月11日,网红IP同道大叔在上海开起了十二星座“Party”。图@视觉中国

  2016年12月初,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美盛控股以2.17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2.5%的股权,彼时,同道文化的估值高达3亿元人民币。而同道大叔的创始人蔡跃栋通过这笔交易套现后,个人持股比例降至12.5%。

  彼时,无论是投资圈还是自媒体圈,都对同道之后的发展前景打一个问号:核心创始人离场,团队人心会不会散?资本取得实际控制权之后,同道大叔的业务是否会被干预?

  目前测测的业务营收里,有七成来自于付费咨询,而平台上2万多名经过测试认证的占星咨询师,则成为测测星座的资源壁垒。

  “他认为投资人实际上是卖钱的,如何能把钱卖出去,是一个好投资机构的本事。我觉得在这个理解上,王晟是很不一样的,”王宏一告诉AI财经社,“大多数投资机构做不到这一点,认为我要把钱给你就怎么着,其实创始人有时候看中的是钱背后的资源。”

  左驭的私募股权投资业务部董事总经理赵连强告诉AI财经社,浙江松阳县一家山顶上的网红民宿吸引了众多喜好观星的天文爱好者以及拍摄星空的摄影爱好者前往,这给了左驭很大的启发。

(责任编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4-2017 幸运飞艇娱乐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幸运飞艇龙虎
幸运飞艇大小 幸运飞艇单双